宇宇

同款眼镜???这俩人之间没有点什么我都不大信系列……

补档 整理

最近几个小伙伴说车都没了,过去一看简书帐号被封了……
重新整理一下,补一下链接
因为没有经验微博上穿的图片怎么弄都是模糊的
但是亲测点开图片保存在手机相册里看是清晰的
之后有时间会再整理出txt合集
戳不开看评论

my all(苏星宇 孟岩)
http://m.weibo.cn/6063630317/4094663282092760

项允超x余海盐
http://m.weibo.cn/6063630317/4094664460149287

陈三六x贺小梅
http://m.weibo.cn/6063630317/4094664951279964

以不爱的名义全文
http://m.weibo.cn/6063630317/4094666837853471

为什么今天我才看到已经火的各个cp都有的露背毛衣梗QAQ    这么好用的毛衣孟岩小天使怎么会放过哈哈哈哈哈,有这么个诱受苏星宇欧巴的日子过的真是太幸福了

闲来无事临摹的天宇宝贝儿😘

My all(苏星宇X孟岩)恭贺新年 R18

鉴于米娜桑今晚会忙着吃年夜饭,看春晚(记得看宇宇哟~)

所以准备提前供上这一大盘子的肉

也是提前恭祝大家新年快乐啦~~~

新的一年里大家都身体健康,学习工作顺利~

忘记预警了QAQ,重口…
warning:dirty talk,伪父子年上,射(QAQ)尿

来吧, 上火箭

新的一年希望自己可以正儿八经的写一个小长篇

希望可以有更多的人喜欢我的文

希望收多更多小心心

比心

My all (苏星宇X孟岩)娱乐圈AU

纠结到最后还是以开车为主剧情为辅吧...不过会写成一个小系列的车。

不定时更文,尽量勤奋

人设跟原角色有出入,雷者勿入

=======================================

当今娱乐圈要说哪个明星喝口水都能让迷妹们刷啊啊啊啊好帅刷到微博热搜头条的明星,毫无悬念有红到发紫的小生孟岩,天使的容颜小王几的气质古怪精灵的性格捕获了万千少女的心,与孟岩这种二十出头嫩出水的小鲜肉不一样的却同样具有超高人气的苏星宇是圈内圈外公认的实力派演员前辈,三十多岁年龄的男人浑身上下散发荷尔蒙气息迷倒一众男女老少。

虽然这两人的名字经常一上一下的出现在各大数据排行榜上,但实际上并没有过什么合作,然而敏锐的娱乐新闻记者们还是发现两人一同出席某些红毯、颁奖典礼等活动的时候仿佛认识好久了的样子,相谈十分融洽不说甚至会光明正大的给相互整理西装领结诸如此类的行为。

营销号刻意整理出来的两人有爱的合集传到微博上之后立马掀起了一阵阵的热议狂潮,不过不论粉丝还是路人都是对于两个帅到炸裂的人同框表达的兴奋,很快的不会放过任何一个热点的娱乐记者们顺着蛛丝马迹发现了两个人竟然是童年时期的邻居,苏星宇大了孟岩十岁虽都不是同届但两人从小学到大学都是在一样的学校读的,终于在一个营销号发出一张苏星宇高中时期牵着这个背着小老虎书包六七岁的萌出血的小孟岩两人看着对方笑的岁月静好的老照片的时候微博电脑和手机客户端迎来一次全面性的瘫痪,Lofter上多年以来都是冷CP的星岩圈以不可思议的速度引爆腐女们的狼血,以前连个自行车都没得开直接跳跃到开火箭的节奏。

宽敞的双人大床上趴着的人儿光着一双长腿,身上仅穿着的略大一号的白色衬衫,扣子也不好好扣,就扣了胸前一扣松松垮垮的挂着,衣尾堪堪遮住雪白圆润的双丘,月色的床单暖色的灯光把这具年轻的身体衬的越发的白皙诱人,偏得这具身体的主人一点不自知似的托着脸纤长的手指有一下没一下的划动着pad的屏幕,形状姣好的小嘴不乐意的撅的老高。

所以也怪不得从凌晨就开始拍戏一直到傍晚开了几个小时的车赶到家的苏星宇一进卧室就看见这个样子的孟岩就直接板着这人的小脸一点不含糊的来了个法式深吻,吻到孟岩伸手推他才放开手里按着的小脑袋,已经洗好澡的孟岩不似平时为做发型打满了发胶,顺滑的软毛触感极好,苏星宇没忍住的又揉了两下,看着翻过身来还莫名气鼓鼓的噘着嘴的孟岩,苏星宇笑着伸手磨砂着他的唇瓣,“不愧是被你的粉丝叫做爱神之弓的索吻唇,再噘嘴我可要继续亲你了。”孟岩没好气的打开他的手,“你的胡子扎死人了。”苏星宇站起身来脱着外套寻思着家里的睡衣是放在哪个衣柜里的,他也有一两个月没回北京这个房子了,要不是孟岩说他在这儿在天津拍戏的苏星宇也是不会赶回来的,“这不是拍戏需要么,暂时还不能刮。”孟岩懒洋洋的侧过身去欣赏换睡衣的苏星宇,眼神直勾勾的盯着苏星宇的腹肌和人鱼线看,“那你就别亲我。”苏星宇回头把这得意忘形的小猫儿双手摁住拿下巴去轻蹭他的脸颊,孟岩从小怕痒,整个人被轻微的刺痒感弄得无处可躲只好软语求饶,“别...别弄我...哥...”苏星宇也无意惩罚他,听到自己想听到的就放开他,看到孟岩挣扎中凌乱的发丝又没忍住揉了揉:“我去洗澡。”孟岩还是纠结于他的胡子,嘴里小声嘟囔着:“留胡子都是大叔级别了...”苏星宇懒得跟这只小猫儿再耍嘴皮起身往浴室走,一步还没迈出去就被身后的小猫儿拽住了衣角,苏星宇心里咯噔一声回头意料之中的看到笑的一脸狡黠的孟岩,这人不知是不是故意的把衬衣领子给拉下圆润莹白的肩头,双腿M字跪坐在床边一手摁在双腿中间,刚才被自己吻得微肿的猫唇轻轻开合着吐出几个字。

“带我一起洗嘛,Daddy.”

苏星宇一点不怀疑如果自己再年轻五岁一定会让这个小妖精后悔做出这种举动,不过一不留神这只小猫儿倒真是越发野了....苏星宇心里倒抽一口气稳住,眯起双眼欣赏起孟岩这幅勾引诱惑的样子。

“Ray是想自己走过去还是...Daddy抱过去?”

孟岩看着苏星宇的表情,抓着衣角的手颤了颤,有点紧张的吞了吞口水,心里暗自后悔...额...这次貌似有点玩大了....

打算写苏星宇和孟岩宝宝的娱乐圈AU,构想了一下苏星宇人设年龄三十左右外表温文尔雅内心腹黑闷骚的演技派前辈,孟岩人气超高精灵鬼怪外骚偶像派,本来想只写肉,结果人设构思出来又想写长一点,吼纠结……

污(下+完结) 项允超X余海盐

又一次熬夜码字....

其实白天也并没有什么事...

但是只有晚上对着电脑才有心情和思路写文是什么毛病...

这毛病真的要改...

开虐虐的车开的我自己都要晕车了...

下次我要写高甜嘤嘤嘤!

上车

困的不行了果然今天还是没能把肉撸完,最近撸肉都撸的虐虐的也是没谁了,项允超和余海盐这篇撸完我要写苏星宇x孟岩这对没羞没臊甜甜甜甜甜只有甜的性福生活! 恩!晚安!

并不污(中) 项允超X余海盐

啊啊啊啊....最近忙着同学聚会已经昨天通宵了一天今天浑浑噩噩的.... 这才想起来Lof还有一个坑没有填完,非常的抱歉又没有按时的把文更完,这会儿先把存稿放出来,但是这段没有肉.... 今晚加紧码字看睡觉之前能不能放的出来嘤嘤嘤

========================================

项允超发现自己情不自禁的喜欢上余海盐了,甚至项允超不知道是从什么时候开始的,是从他白天精明能干的处理好自己安排下去的所有任务的那份骄傲清冷晚上却媚眼如丝的在床上任自己索取的时候,还是他除公事之外不和任何公司同事交涉相处的孤独清高下班回家路上却从公文包里取出些他平日里都不吃的零食去喂街边的流浪猫狗的时候,又或者是发现与自己交欢之后故作出自己是个贪慕虚荣只图钱财的俗世之人的摸样却从来没有给自己装配上哪怕他自己的工资就能支付得起的配置的时候,小项总没用多久就看清了余海盐这个人骨子里的温情善良,随便一调查就弄清了他那些钱的去处。

余海盐小时候家里清贫,父亲是个人渣抛妻弃子跟别人跑了,他母亲艰难的给他拉扯大,却在余海盐事业刚起步没多久的时候患上了比较罕见的病,这病治起来就是个无底洞,这些年来余海盐靠着自己的实力已经做到了不错的成绩,但是自己赚的钱却没有让他以及他的母亲太多的享受到应有的改善的生活。从小余海盐就听话争气,在别的孩子熊着玩耍的时候他就自己一个人独来独往默默的努力着,一直以来也便没什么朋友,可是余海盐并没有怎么在意自己的孤独,又或者老天从来也没有给他去在意的机会,他母亲的病早期控制的还好,这么些年来医院那些方法已经越来越不管用,医院建议国外的一些药或许有好转的可能,只要有一丝希望余海盐一定要去争取,可是随之而来的经济压力也让余海盐更加的难以喘息,所以在一次他和项允超双双酒后乱性之后,项允超因为睡了他给他打了几万块钱的恰好解了他母亲突发状况紧急手术的一场燃眉之急后,余海盐也半是感激半是利用的迁就了项允超的一次又一次任性和索取。当时项允超拿着那沓调查资料几眼扫过心脏猛得抽痛,正巧余海盐给他递送下午开会的资料被他莫名其妙的拉着在办公室就做了一通,事后余海盐心里暗骂了一通项允超随处发情的禽兽德行,然后在自己银行账户收到十万块钱的转账提醒之后心里默默的抽自己一巴掌人家是活菩萨好么哪里是禽兽!

自打确定了自己对余海盐的感情,项允超每天上班下班心情都是阳光明媚的不要不要的,毕竟上班就又可以见已经好几个小时没见到的他家盐盐,下班就可以拉他家盐盐酱酱酿酿,一向在公司万年冰山脸的小项总如今开会的时候都满面春风的转变让他哥都没忍住追问他是不是谈恋爱了,项允超笑而不语一脸荡漾的直盯着余海盐那炙热的眼神恨不得在余海盐身上盯出个洞,余海盐表面上维持的一贯礼貌的微笑内心一阵阵恶寒恨不得直接把项允超双眼戳瞎。小项总心情好了在他手底下压榨多年的员工终于守得云开见月明,每天祈祷着那位天使姐姐一定要好好跟项总在一起,然而.... 在余秘书莫名其妙翘班了三天第四天直接给项允超递上一封辞职信的时候,正在一旁汇报工作的员工在项允超浑身散发着暴怒的压力下赶紧收拾了文件闪人顺便带上了门。

门咔哒一生锁上的一瞬间项允超就不可遏止的一把把余海盐摁倒墙上,余海盐冷不丁的遭他这么一推后背直接撞到墙上生疼生疼的,刚想开嘴骂他就看见项允超眼神里透着的愤怒和狠厉,霎时间心里觉得挺累的,想说什么又觉得费劲,干脆不说了。项允超心里的火气被他不解释不辩解的态度直接点燃,揪着余海盐的衣领尽量克制的问:“为什么辞职?”余海盐是真的挺累的,这两天几乎都没怎么睡觉吃饭,不管是精神上还是身体上都说不出的疲倦,被项允超这一通行为弄下来心里也是有气在的,不过念着项允超在这段时间里工作上也好那种事情上也好有意无意之中也是帮助他不少的,心下尽力的消化着那点火气张口:“原因挺多的,我基本都在辞职信里写了...”“我要的不是这些冠冕堂皇的理由。”项允超被余海盐随意赛唐的态度彻底激怒,伸手轻浮的拍拍余海盐的脸庞,讽刺的说道:“怎么?是不是找着更大的雇主了?他一夜给你多少钱?我给你更.....”项允超话音未落左脸就实打实的挨了余海盐一拳,项允超被打的往后连退几步,捂着火辣辣的左脸颊看着红着眼眶的余海盐,余海盐觉得自己真的太累了,快累死了,他快要郁结上天怎么就不舍得给他一点安宁日子了。

前两天自己母亲病情突然恶化,抢救了一天一夜终究还是没能留住,握着他母亲冰凉的手几乎崩溃的余海盐流干了眼泪强迫自己振作,办好后事送他母亲入土为安之后余海盐在他母亲坟前思考了很久。在他母亲没有检查出生病之前,他的动力和目标就是好好赚钱将来让他母亲过上好日子,在检查出来患病之后,余海盐全部生活的意义都在于给可以给他母亲最好的治疗希望他母亲可以痊愈,而现在母亲终究还是离去独省余海盐一个人,余海盐腾的不知道自己该何去何从了,天下这么大,大的他不知道去哪儿,哪里是家,兀自颓废了一天余海盐觉得不管怎么样至少不能再吊着项允超公司里的职位放着,终于在浆糊一般的脑子里抽出一丝清明余海盐给不知何时关机了的手机充上电发现十几通公司同事的电话以及项允超的电话和短信,这种情况下有个人惦念的感觉让余海盐鼻子忽然一酸,同时也意识到既然自己无心工作那还是赶紧把这个事解决的好以免给公司徒生麻烦,还有就是...他和项允超那不清不楚的关系也着实该断了,他不是没看出来后面项允超看他的眼神里那点越界的意思,不过余海盐认为这种感觉更多的来自他失恋之后感情的一种转移以及贪恋自己在床上给他的征服感和自尊又或者是托人调查了自己的背景给予的同情罢了,不管项允超的行为出自何因都不重要,重要的是余海盐自己对项允超的心也不知在什么时候发生了那么些变化,项允超有意无意透露出来的过分信任和爱意轻而易举的就攻破余海盐这种人的外壳,让余海盐无端生出些不合适的期待,哪怕只有一点余海盐也觉得得趁早抽身了,如今母亲已经不在,更没有跟项允超纠缠下去的必要。

余海盐的一拳打的不算轻,这些天的事情已经压的他快喘不过来气了,他心底里的那点子他自己都不敢直视的期待被项允超的混账话撕成碎片,余海盐勾起嘴角笑了,“是,项允超,我腻歪你了,我烦了,我想走了成不?”项允超被余海盐一拳打的恢复了点神志,才后知后觉自己说了怎样的话,半是后悔半是无措半是被余海盐不知真假的回应弄得焦躁,一把扑过去两人双双倒在地下寻着余海盐有些干裂的唇就吻上去,一边吻一边手不老实的开始扒余海盐的衣服,一边慌乱的喃喃:“别走,你别走...”余海盐还在气头上对他轻浮的行为更是抗拒,一点没含糊的推拒着项允超,余海盐也是一米八的男人力气没比项允超差太多,两人几番滚弄在办公室搞出不小的动静,路过的员工以为项允超和余海盐打起来了在外询问需不需要保安却被项允超几声呵斥走,余海盐后来直接打红了眼,泄愤似的跟项允超来真的,项允超当然也不会顺着被他打,小时候学过防身术就一路挡着躲着,倒也没吃多少亏,最后两人都气喘吁吁的瘫坐在地上,男人这种生物一旦发泄过脑子里冲动的劲儿之后就格外的冷静,项允超这时候才沉静理智的回想了一下余海盐这几天的反常脑子里闪过了一个不太好的猜想,“你...你母亲....”余海盐抹了一把脸上的灰累极一般的沉默着默认,项允超也不吃惊余海盐知道自己调查过他毕竟自己没刻意瞒他,现在只觉得心疼眼前这个倔强又敏感的人心疼的不行,手抚上余海盐按在地面支撑身体的手却一时间不知该继续作何举动才合适安抚余海盐,余海盐看着项允超眼睛里深不见底的深情,嗤笑一声,‘又是这样,好累啊,头好疼..呃..脑仁都要炸了’,三四天下来精神濒临崩溃边缘的余海盐半是纵容自己半是自暴自弃的反过手用指尖在项允超的手心里划着圈,语气轻佻道:“项允超,我们做吧。”